首页 >> 烛光闪耀 >> [学者笔谈]郭晶:最是书香能致远[图]

■ 图书馆应积极拓展实体和虚拟的服务空间,成为师生信息利用环境和知识创造过程的有机组成部分。

■ 智慧图书馆是“数字基础架构”与“物理基础设施”的巧妙融合,和谐共生。实质是以一种超越纯技术层面、更加具有人文情怀的理念,来重新认识和建设图书馆。

■ 踏足图书馆,本身就是一次精彩的知识与智慧的探密之旅。从图书馆出发,打开一道道知识之门,就可以通向无限辽阔的未来之途。


人们常把求知的历程,比作是在浩瀚无垠的学海中航行。网络时代,海量信息常常令人无所适从,只有在信息汪洋中甄别并获取到有效的知识,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图书馆,就如同这样一艘航船,它蕴藏着经时间磨砺而铸就的珍贵典籍,承载着经专业过滤而萃取的知识养分,以图书馆人的专业服务和职业精神为动力风帆,为莘莘学子的学海漫游保驾护航,为教学科研的创新提供知识导航。

大学校园的“第二空间”

图书馆自诞生起即与“书”相伴而生,从苏美尔人的黏土写字版时代,到曾被冠之以“蓬莱”美誉的东汉皇家藏书之所“东观”,图书馆给人的传统印象是静止而缺乏生机的图书仓储,以藏为主的图书馆,犹如一口信息深井,虽蕴藏着巨大能量,却没有喷薄而出,发挥应有的效用。

随着科技进步及人们对知识的迫切需要,信息技术不断挑战人类的思维极限,“万卷读写消永日,一卷书香送流年”的场景已经不能完全涵盖图书馆日趋丰富的职能。图书馆正在成为鼓励探索与发现的地方。伦敦的社区图书馆改名为“Idea Store”,目的就是改变图书馆传统“信息中心”的形象,读者的交流与思想同样可以成为“信息产品”。美国著名图书馆学家R.David Lankes也指出:一所好的图书馆创建服务,但一所伟大的图书馆应该创建社区(Good Libraries Build Services. Great Libraries Build Communities)。更有学者将图书馆称作居民的“第三空间”,意即人们除了工作和生活之外的另一重要活动场所,这里既有实体空间的含义,更多地则是指人们获取精神上的能量与知识中的养分。

聚焦大学这一特定范畴,如果将教室与实验室作为师生开展教学研究的第一空间,那么图书馆就应该作为“第二空间”而存在。对于大学而言,这一空间不仅提供丰富的文献信息资料,还应为师生营建“思想和交流空间”以及“精神家园”。因为在大学,真正的知识和智慧往往不是由教授讲解出来的,而是学子们求索和探寻的结果。踏足图书馆,本身就是一次精彩的知识与智慧的探密之旅。因此,在设计或改造空间时,必须首先考虑学生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如何进行学习和交流?在浩大的校园中,如何让步履匆忙的人们建立起值得信任的信息与交流纽带?如果教师、科研人员和学生能够随时随地便捷地获取信息,那么作为物理场所的图书馆为什么还会在大学的学术创新中起到如此重要的作用? 当带着这些疑问时,就能理解大学图书馆为什么会考虑设计视频显示墙、创新体验区、情景学习中心、多媒体制作实验室、教授咖啡厅,以及运用多媒体“书籍”和其他基于知识的特色空间和展览,构建分布各处的主题活动中心与创新交流社区……总之,以用户为中心、包含各种各样服务的环境支撑了当今的学习、教育和研究的方式,而图书馆是这个环境中唯一能将新技术与知识资源有机结合的地方。尽管互联网将真实世界的人们隔离起来,作为物理场所的图书馆却在努力促进沟通和交流。

在一所大学中,拥有充满活力、动态发展的学习研究资源的图书馆,不仅可以提供各种格式信息的存取,还可以为小组学习和协同研究提供场所,为研讨报告准备素材,为提升人文素养搭建讲坛,为大学智力资产收集保存,因而成为教室的逻辑延伸,在传承文化精髓、促进学术繁荣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图书馆更是教育平等,学术自由的基本保证。没有什么建筑能够像图书馆一样,从象征意义和物理意义上都能表征大学的学术精神。无怪乎有人说:如果要了解一所学校的学风,到图书馆里看看学生们求知的眼神就能知道。然而,图书馆若要持久保持鲜活的生命力,必须通过一流的建筑设施、一流的人文环境、一流的管理水平、一流的服务质量,从不同角度努力支持大学的教学和科研。同时,在建筑意义和地理位置上,也必须持续反映它所在机构的历史和文化。

事实上,图书馆的空间变迁本身就是一部服务演进的历史:从古代封闭式、仅为少数人服务的藏书楼时代,到近代具有藏、借、阅、管四位一体功能的半开放图书馆,直至进入现代多元化服务的全开放时代,图书馆的服务功能不仅完成了从封闭式向开放式的转型,文献资源收藏结构也从单一化向多元化发展,收藏空间也开始向虚拟数字化空间拓展。灵活性和高效性是现代图书馆最显著的特点,它突破了传统图书馆建筑功能呆板、封闭的束缚,采用大开间、无间隔、三统一(统一层高、统一网柱、统一荷载) 的设计理念,强调使用上的灵活性,不仅满足当前使用的需要,更要充分考虑 “大开间、开放式、人性化、灵活性、智能化、多功能”的发展趋势,能够容纳不同学习风格、研究习惯和使用需求。图书馆优良空间与便捷服务的完美融合,成为校园里怡情养心的一道绝佳风景。

智慧图书馆“新蕊初绽”

早在19世纪70年代,当时的哈佛大学校长艾略特(Charles W. Eliot)就把图书馆比作“大学的心脏”。美国学者哈特(James D. Hart)也曾说过:“大学不可能伟大,除非这所大学有一所伟大的图书馆。”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的图书馆不是优秀的,举凡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这些世界著名大学的成功,都与各自图书馆所提供的支持密不可分。一所大学有一座宏伟壮观的图书馆固然是重要的,然而更重要的是身在其中的每个图书馆人的用心服务与经营,主动关注新技术和新需求,积极开拓创新,不断追求卓越。

2003年月6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发表了《知识在信息中迷失》的趋势报告,首次把数字图书馆的未来描述为是构建一种“泛在知识环境(Ubiquitous Knowledge Environment)”,指出数字图书馆应该如同无所不在的“以太(ether)”一样,成为学术、研究、教育须臾不可或缺的共用设施。这种泛在形式的数字图书馆加速了知识社会形成的步伐,势必使传统的学术交流打破学科、地域和个人知识的限制,通过密切接触与知识交叉融合,产生传统方式下难以实现的成倍增长效应。2009年,IBM提出“智慧地球”(Smarter Planet),“智慧”思潮迅速扩散,“智慧国家”、“智慧城市”、“智慧校园”及“智慧图书馆”的理念及行动也开始风生水起。

所谓智慧图书馆(Smarter Library),就是以一种更智能、更聪敏的方式,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来改变用户和图书馆设施、系统及信息资源交互的方式,以提高交互的明确性、灵活性和响应速度,从而无需人工干预,即可实现智慧化服务和管理。智慧图书馆的出现,标志着人们开始将“数字基础架构”与“物理基础设施”相互融合,以一种超越纯技术层面,更加具有人文情怀的理念,来重新认识和建设图书馆。

智慧图书馆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在科技发展具备了相应条件后水到渠成的结果。目前人类已经具备更透彻的感应和度量技术,各种各样的感应科技嵌入到各类设备及设施中,能帮助人们更真切地了解世界的运转,并能够准确地量化。2011年,互联网用户达到20亿人,并且以史无前例的方式与各种设备连接起来,未来互联网将会变成物联网,使更全面的互联互通成为现实。人们可以使用大规模计算机集群及云计算技术,去加工、建模、预测、分析和共享海量的数据,从而也将最大化地利用信息资源。所有这些科技进展,都为智慧图书馆的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

智慧图书馆的探索将催生很多过去无法实现的服务。如何实现智慧图书馆?如何应对当前及未来无数个信息孤岛式的爆炸性数据增长?图书馆需要怎样的行动?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在“十二五”中长期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2020年力争建成智慧图书馆。在优质、多元、高效的文献信息资源基础上,首先需要图书馆员获得崭新的智能和洞察能力,从众多的资料来源所提供的丰富实时信息中,为读者智能化地筛选出最合适的信息。“训练有素的图书馆员就如同强大的搜索引擎,但是比起搜索引擎,她还多出一颗心”。其次,图书馆需要开发和设计新的服务模式和业务流程,以更加灵活和动态的流程与服务机制,支持无处不在的灵活服务,实现更为高效、优质的智慧服务。第三,图书馆需要建立一种可以降低成本,具有智能化和安全性,并能够与当前的服务体系同样灵活、动态、节能、环保、具有人性化和亲和力的基础设施,使物理空间与数字空间在智慧图书馆的框架下巧妙融合,和谐共生。第四,智慧图书馆将更加依赖高素质、乐于创新、敬业专业的馆员队伍,并更多地吸纳用户的参与和支持,因此,长效的馆员培训制度,有吸引力和凝聚力的用户互动机制,将是与图书馆服务同等重要的命题。随着“泛在”服务的开展以及信息环境的日益丰富,智慧图书馆更需要提高效率、塑造核心竞争力,需要利用先进的技术和更加专业的馆员队伍,以更加智慧的方式去开展服务,以可持续发展的思路去建设智慧图书馆。

RFID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无线射频识别)技术是建设智慧图书馆的基石,目前,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已经在积极探索RFID技术应用,并依托“高校图书馆RFID技术应用联盟”,牵头制定出高校图书馆RFID应用的数据模型和应用规范,为互联互通的智慧图书馆奠定基础。同时,充分挖掘RFID技术在图书馆的创新应用潜力,分阶段研究数据的合理抓取与应用挖掘机制,探索RFID技术目前在图书馆尚未被发掘的创新应用功能。例如:RFID数据挖掘分析、个性化学科信息识别与推送、智能预约、馆藏科学智能管理、图书精确定位等。只有不断挖掘新的需求与开发新的应用,RFID技术在图书馆才能具备长久的生命力,从而提升整个图书馆智慧型服务的人文理念与服务水准。此外,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也通过引进基于Primo的全球先进的知识发现一站式平台——思源探索,以及基于LibGuides的学科信息网上社区,并尝试通过手机、IPad和信息共享空间等设备和设施,将分布于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的信息进行数据汇聚,进行高效的处理与共享,实现互联互通,将资源和服务有机嵌入教学和研究过程。

风物长宜放眼量。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将以学科领域、服务目标为驱动,探索感知、网络和应用等各个层面的协同工作,提供更为智能、精确和多元化感知的信息服务。构建、支撑并优化用户的知识存取环境,延伸和拓展图书馆实体和虚拟的服务空间,成为用户信息利用环境和知识创造过程的有机组成部分,通过资源整合、服务整合、文化整合,并与用户需求融合,实现“协同学研助推器”、“创新成长孵化器”、“知识增值催化剂”、“校园文化融合剂”的功能目标,使图书馆成为“积学储宝,酌理富才”的交大学人播种希望、成就未来的理想场所!

学者小传

郭晶,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图书馆学会编译出版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图书馆参考咨询、用户培训、学科服务、数字图书馆建设与管理等工作,具有较为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20091月,被上海交通大学破格聘任为副研究馆员。在相关领域累计发表中英文学术论文50余篇,主编及参编著作6部,有多篇文章被《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全文转载。

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高校图书馆学科化知识服务实证研究与发展对策》(08CTQ001)1项、国际合作交流项目“Collaborative Digital Reference Service System(CDRSS) for University Libraries in China: An Exploratory Study”等2项,省部级项目3项,ISTIC-Thomson Reuters科学计量学联合实验室开放基金项目1项,交大文理交叉项目1项,参加过20余项省部级及以上的科研项目。在教育部CALIS三期项目“馆员素养与资质认证”项目中,担任项目管理组执行组长及培训主讲教师,获得 “卓越教师奖”、“个人杰出贡献奖”,“杰出项目管理团队”等表彰。2008年,获得上海交通大学晨星青年学者奖励计划一等奖;2009年,获得中国图书馆学会第一届青年人才奖;2012年,获得由沪、苏、浙、闽四地科技情报学会首次联合推评的“长三角地区优秀科技情报工作者”表彰,以及上海图书馆学会优秀项目成果二等奖、《图书馆杂志》(2002~2012)“优秀作者”等荣誉称号。

[作者]: 郭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