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烛光闪耀 >> [学者笔谈]李斐:所谓求学[图]

■“最终对儿童健康有利”,是儿科医学研究的终极目标。

■ “治学首先从做人开始,多向品德高尚的人学习,这不光关系学问,而且关系人生”,一位睿智的朋友在我临上研究生时候,送给我这句话。

■ 所谓“求学”,无外行与思中,探求品德和学问的同时增长。

立志做一名儿科医师

往事如风,历历在目。我想,我是幸运的,求学路上得遇诸位恩师指点和提携,领略高山景行的学者风范,身临巨细入微的人文关怀,应该是我最大的幸运。我身在医学世家,母亲是儿科医生,从小耳闻目染,做一名优秀的儿科医师很早就成为我的理想。但是,选择儿童保健专业作为最终执业方向,却源于大学时代我启蒙导师黎海芪教授主授的儿保课。在我国,儿保专业是儿科学中相对特殊的学科:看似简单,实际复杂。很多医学生常常轻视,认为这个学科就是解决小孩子“吃、喝、拉、睡”等无关紧要的事情,没有什么技术含金量。可是,黎教授的儿保课却让当时的我大吃一惊。正如她在开课之前说的“儿保课好学吗?好像是,但是又未必!举个例子,一般家长都知道”46个月要给小孩子添加辅食“,但是为什么选在这时候?加什么?怎么加?这句话背后隐藏的胃肠发育机制怎样?过早或者过晚会发生什么问题?一个好的儿保医生,是不能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儿保这门学科将临床医学和预防医学结合、将解决儿科临床疾病和关注儿童群体健康结合,其学科内容广泛,涉及儿童早期发展相关的方方面面…。”大学本科的这门课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最终促使我在决定报考研究生时,毅然选择了儿保。其实,较之于内外科,儿保算是小专业,这个抉择,在当时并不被太多人理解。接下来的五年,漫长和焦灼,我在黎教授严格、近乎苛刻的指导下重点接受了与儿童体格生长发育相关的胃肠营养、食物过敏等科研和临床训练,同时也真切领略和学习了所谓学者“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的治学态度。当我最终以独立完成两个截然不同的课题、发表10篇文章的成绩通过博士答辩时,向来严厉的导师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并且希望我能留校工作。不过那时,我做了另外一个让人意外的抉择,决定进行一轮儿保的博士后训练,而且想研究儿童神经心理发育。那时想法简单,觉得神经心理和体格生长是儿保的两大领域,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儿保医生,两方面的知识都必须具备。当然,我也知道,虽然同属儿保领域,转变专业在某种程度上是在犯科研大忌。大概年轻吧,我并没顾及太多,一心希望能够有机会完善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最终,我如愿来到上海交大医学院进行博士后流动,师从我国著名儿科学家沈晓明教授,重点研究早期经历对儿童认知的影响。当时,主管博士后工作的老师调侃道:“看来你大概是全中国第一个从儿保硕士一直做到儿保博士后的人了”。

科研路上求索

初到上海,战战兢兢。新加入的课题组在全国儿保学界历史悠久、声名显赫,由我国儿保专业的缔造者郭迪教授一手创建,导师时任全国儿保学组组长。一到这里,我就发现无论临床诊疗风格还是科研重点都和以前迥然不同;此外,新导师在训练风格上也大相庭径:导师本人是从美国完成博士后训练回国的,开明、和蔼、不仅思维活跃而且常常提出一些哲学思辨的想法,一开始就告诉我“博士后不同于博士,完成课题和提高实验技能固然重要,但是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研究形成正确、清晰的学术思想,明确医学研究的最终目的”。老实讲,当时我很愚钝,听得并不太明白,直到后来,甚而现如今,每每当研究过程中需要进行重大抉择时,我才算渐渐体味出导师这句话背后的真义。从受训的第一天开始,导师就希望我能搞清楚一个问题,是否儿童的精细运动发育与学习、记忆等认知发育有关。最终,我们在国际上首次利用动物模型证明了这一假设。但之后的课题方向上,我们出现了分歧。因为一直从事实验室研究,我很希望能继续专注于动物实验,这样可以确保发表较高质量的文章。但是,一贯开明的导师,这时却出现了少有的坚持,非常明确地表示:医学是应用科学,每一个课题从设计之初就应该是奔着临床应用而去。“最终对儿童健康有利”,是儿科医学研究的终极目标。因此,他不反对动物实验,但是课题的最终方向,是要向临床转化,最终提出促进儿童早期发展的适宜环境因素。如果在确保发文章和建立临床转化模式中选择,他宁可选择后者...这次争执,我印象深刻,从中也真正感悟到“医者仁心,大爱无疆”的真正含义,这对我之后的临床和研究工作影响深远。

2006年,我完成博士后训练,留在了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工作。当时的主任,金星明教授,已经在原有儿保临床的基础上,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发育行为儿科。这是儿保临床领域的又一次开创性拓展,主要对儿童神经心理发育过程中的认知、行为异常进行评价和矫正,是一个结合儿科学、神经科学、心理学、精神病学的交叉学科,需要大量神经和心理的知识。如何推动这个学科在全国发展,如何为这个学科注入新鲜血液,维持持久的生命力,是教授最关心的问题。在临床工作一年以后,金教授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再做一轮博士后,专门学习认知神经生物学,掌握发育行为儿科背后的神经基础。在她看来,只有基础扎实了,这个学科才能最终得以存在和发展。想法虽然好,但这次,我却犹豫了。当再次面临学业和家庭两难抉择,想到再次投身全新领域将面对的焦灼和困顿时,我告诉自己,不能再像当年那样不管不顾了。与此同时,金教授的想法也传到了沈教授那里,沈教授非常赞成,同时也打消我种种顾虑,积极帮我联系国外导师,并资助我继续深造。按照他“要做就要做好”的风格,我被派到国际著名的分子遗传学家和认知神经生物学家Dr.Joe Tsien实验室,先后在波士顿大学和佐治亚医学院完成了第二轮博士后训练,重点进行基于转基因动物平台的认知神经生物学研究。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实验室,常年专注于学习、记忆等认知研究,ScienceNatureNeuron等世界级文章屡见不鲜。美国两年,痛并快乐,我有机会接触世界一流科学家,开阔眼界,拓展思路,使我对于发育行为儿科的本质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

数年寒窗,当我最终完成学业重返临床一线时,幸运之神再次光顾了我。当时,恰逢儿童医学中心提出“起航以学科建设为核心的二次创业”,通过建立转化研究所,实施推动研究、培养临床-科研两栖型人才等相关政策,使我这样一个在一线工作的医生,能够真正可能在临床和科研之间找到较好的平衡点。此外,回国之际,恰逢中华医学会全国发育行为儿科学组初创,学科方兴未艾、蓬勃发展之际,也使我学到的知识有了广阔的实践空间,在临床和研究上取得进一步发展。

求学的真谛

时光荏苒,转眼求学十余载。每每年轻人聚会聊天,常常谈到“如何成功,如何握住幸运之神的手”?是啊,我也常常反思,求学道路艰辛,我们如何苦中作乐、如何积累,如何耐得住寂寞和孤独?晚清国学大师王国维曾经写道:“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纵观历史,大师的阐释深刻概括了世间成功者都必须经历的三个过程。首先是设定目标,欲追求之;然后上下求索的过程中,求而不得的过程中,坚持不放弃;继而山穷水尽之际,意志弥坚,最后迎来柳暗花明。大师真可谓洞悉人生,其实,治学也罢、修身也罢,先哲揭示的是世间万物发展的哲学本质。夜色、灯火阑珊之际,我也常常会反省人生。我知道,我并不聪明,如果说求学和成长的过程中,我能有幸站在巨人的肩上,能取得这些点滴的成果,最重要的是因为在大师所说的各个关键节点上,我都有幸得教于恩师、智者的指点。“治学首先从做人开始,多向品德高尚的人学习,这不光关系学问,而且关系人生”,一位睿智的朋友在我临上研究生时候,送给我这句话。后来我留心观察,发现所谓大学问者,的的确确都是“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之人。他们大多志向高洁,不计眼前得失;大多从善如流、虚怀若谷。求学路上,我能下定决心,执着选择自己钟爱的事业并为之奋斗;事业发展的若干关键时刻,我能鼓起勇气,做出让多数同龄人不太理解的决定并无怨无悔;挫折、困惑、甚至觉得无路可投时,我能听得进忠告、打得哭而打不倒,想尽办法解决困难,最终迎来峰回路转…我想这一切的背后,都得益于我怀一颗感恩之心求教,也有幸得到很多人无私教诲和帮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曾今,我的一位导师告诫我,我这一生最大的功课不是学习如何做学问,而是思考如何完善自身。初听时,我不以为然,当人生之路经历风雨、求知之路渐行渐远时,方才觉得这句话中蕴含的,其实就是“求学”的真理啊。所谓“求学”,无外行与思中,探求品德和学问的同时增长。

学者小传

李斐,儿科学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发育行为儿科副主任医师、行政副主任、硕士生导师。“教育部-上海市环境与儿童健康重点实验室”课题组组长。先后接受发育行为儿科学及认知神经生物学两轮博士后训练,长期立足于发育行为儿科的临床教学一线,并以神经科学的“学习、记忆”研究为主线进行临床转化研究,探讨智力迟缓、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喂养困难、孤独症等疾患的病因、病理机制,为治疗提供依据。

近三年,先后主持承担国家级课题3项,省部级课题4项,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SCI杂志发表文章10篇(总影响因子77.6分)。作为主要研究者之一,其中一项研究成果曾被NeuronNature Review Neuroscience等杂志高度评价。2009年,李斐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邀请与合作者一起分别从临床和基础角度为其“转化医学专栏”撰写特约述评。2011年,受上海市政府、中科院及工程院邀请,承办“东方科技论坛”,组织中外专家专题研讨“神经科学的转化研究”并作主题报告。2008~2010年,先后获得上海市“浦江人才”、上海市“科技启明星”等称号及相关人才计划资助。2011年,被卫生部、全国共青团中央授予“青年岗位能手” 称号。2012年,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人才计划资助,同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情感-记忆神经环路重大研究计划”项目资助。

[作者]: 李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