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足迹 >> [青春足迹]王平平:赴藏志愿者之路见证“我的选择,我的青春”[图]

 

 

自画像: 王平平 凯原法学院 研一

这里的天空湛蓝静谧,这里的人儿热情淳朴,这里是西藏,一个壮阔与残酷并存的圣地,我想,我已深深爱上了这里。

打消行前顾虑,融入藏区生活

微信圈里发过几次自己在藏的照片,不止一次看到好友的留言:“看到你那傻傻的笑,感觉突然间很心酸”。朋友们认为我肯定会吃很多苦,纷纷为我的决定而唏嘘感叹。仍记得赴藏前夕,舍友晓芳在耳边唠叨说:“你要去西藏一年了,回来就晒出高原红了!”我妈也在电话里气冲冲地劝我:“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干嘛?”担忧的、关心的话如今还萦绕在我的耳边。然而,来西藏近两个月了,不知不觉中我已然爱上了这里的生活。只有亲身体验才会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乐,才能知道自己究竟选择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

我被分到了拉萨市区政协工作。舒适的宿舍、便捷的办公设施、轻松闲适的周末……除了有些缺氧,其他条件都比自己预期的要好得多。

平静的生活难以安抚我跃动的心,每每在远眺湛蓝天空的时候,总想着自己该再做些什么。几经奔走,我和其他志愿者联系上了拉萨中学,开始给高二的学生辅导英语。这还不够。我还想去藏民家里走走,看看他们是怎么生活的。于是闲暇之余,我便独自游历,借宿藏家。女主人很热情地拿出糌粑和酥油茶来招待我;小孩儿很热情地领路带我爬甘丹寺;村里茶馆里的藏民很好奇地关心我从哪儿来;晚上走在村子的路上,好心的司机还会主动搭我一程。藏民的淳朴和善良让我可以如此安心地在西藏自由“闯荡”。

不甘安逸,走进真正的西藏

我们当中有一位名为张兴潮的志愿者,他原本被分到了拉萨市团区委工作,却主动提出了驻村的申请。国庆长假期间,我去了他所在的当雄县乌玛塘乡郭尼村,这才真正感受到了驻村的艰辛。我是骑行到那儿去的。由于氧气严重不足,我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脚下的自行车踏板也变得越来越沉重。黄黄的草原一望无际,弯曲的石子路绵延向远方。黑压压的成群的牦牛在那不停地啃草——我觉得用“啃”字而不用“吃”字是比较贴切的——草太小太短了,那黄黄的草原,感觉就是一片片荒漠。这些牛从早到晚地吃,低着头,嘴不停地奋战,他们能吃饱吗?一路上就唯闻犬吠,不见人家,偶有摩托车从我身边掠过,而后便在呼啸声里消失在地平线上。

晚上8点,我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几间破旧的小平房——那是他们四个志愿者坚守的地方,也是他们的住处。村里断电了,他们就只能靠着一个太阳能充电的小马灯和储备的蜡烛照明。夜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倒不是因为想家的缘故,只觉得一股股的寒气透过被褥,直入脊髓。据他们说,睡眠不佳是由于高原缺氧造成的,志愿者们也常有多梦、说胡话等一系列症状,只是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早上起来,草原已经下了一层白白的霜,寒气逼人。我发现这根本没有自来水,所有的用水只能来自院子中的那口井。然而在这雪山环绕的高原,连井水也抵抗不了寒冷的侵袭。于是每次洗刷完毕,双手总被冻得发紫。更为糟糕的是,这些水太硬,矿物质太多,一旦用来洗头的话,头发都会脱光。唯有进县城的时候他们才能洗个完整的澡——那可是一月也未必能有一次的奢侈。

我看到了,听到了,触摸到了,体验到了,这就是4500米的高原上真实的生活。坐在拉萨机关里,不出去走走,真的理解不了西藏的壮阔与残酷!

同行人的鼓舞,坚定自己的选择

临别时,我劝兴潮早点回拉萨。按照原定计划,他要在这驻村4个月,挨到明年1月份才回拉萨。可是冬季将至,天将越来越冷,高原上的挑战也越来越严峻,我很难想象他们该怎么熬过那刺骨的寒冬。但兴潮拒绝了,他坚持说驻村是自己的选择,并且在这里可以思考一些东西。我又想起了来时路上遇见的那群低头觅食的耗牛,在它们身上我看到了驻村志愿者的影子。身处这荒凉的藏地,为生活而付出的努力定然数倍于他处;可也正因如此,他们的生命才透露出一缕悲壮的美,一种踏实的勤恳,一种拼搏的刚毅。

自己的选择,自己的路,其中苦乐得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于我个人而言,选择西藏需要一种魄力,选择去西藏驻村更是一种境界。我不后悔自己来西藏的选择,而对于那些同为志愿者,那些选择艰苦的驻村工作的同志,我更是由衷敬佩。